往事(1 / 2)

因为事情解决地异常迅速,从他们出发到回来总共也只花了两天半的时间,到首都的时候恰好是周六下午,唐嘉嘉回家还能休息一天再去上课。

到了首都机场,小金摆摆手自己返回K国去了,走之前强调让唐嘉嘉继续看他的综艺,唐嘉嘉当然不可能不答应。

不过,她要回家,还得面对一场风暴,不出意外的话,家里的闻老太太肯定在生气。

当初唐嘉嘉以那个便宜父亲为借口,收了房子搬到首都,闻老太太没说什么,她知道这事儿要以唐嘉嘉的前途和生活为重,她不是那种为了骨气不顾唐嘉嘉将来的人。

但这次不一样,唐嘉嘉用的这个借口绝对会让闻老太太火冒三丈。

这么多年来,唐嘉嘉知道老太太对于过去一直没能释怀,她的女儿再蠢再傻再不好,那也是她的女儿。如果不是碰到那样一个男人,她也不至于结束自己年轻的生命。

对于闻老太太而言,唐嘉嘉父亲那一系的人,与仇人无异。

唐嘉嘉打开门,小心翼翼地推开些许,“奶奶?”

闻老太太自然是在家的,可她就像是没看到回来的唐嘉嘉,也没听到她叫自己一样,抚摸着睡得正香的橘猫说,“咪咪啊,你这最近怎么感觉都没什么精神,看起来都瘦了一小圈,是不是生病了啊。”

唐嘉嘉哭笑不得,知道老太太是故意的,不过事实上陈宇清找来的这只橘猫替身虽然和她的胖橘足有九成九相似,但体型确实稍小一些。

“奶奶,没事儿,说不定它是想我了,等我回来就好了。”唐嘉嘉厚着脸皮往前,一下子挽住老太太的手臂,撒娇说。

老太太狠狠瞪了她一眼,“你的脸这是比铁锅还大吧,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唐嘉嘉笑嘻嘻的,“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好嘛,对不起,奶奶,我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闻老太却板着脸,“你知道我在生气什么吗?”

“我下次再也不——”

“我在生气你撒谎!”闻老太太严肃地说。

这时候,唐嘉嘉才察觉到是真的不对劲。

“有件事我一直没和你说过,”闻老太开口,“当初你妈刚走,你还在襁褓里啥也不知道的时候,其实有过一个女人找到我们家附近来,我去见了她,她请我喝了杯茶。她说,她是那个男人的老婆!我这才知道,那个杀千刀的狗男人就是存心骗你妈妈,他不是什么有钱人,他老婆才是,但是他老婆只给他生了两个丫头,他想要个儿子,就跑出来骗小姑娘给他生孩子……”

唐嘉嘉目瞪口呆,她是真不知道这件事,闻老太太从没和她说起过这事儿。

“所以,我知道那狗男人并没有兄弟姐妹,是什么三脉单传,他奶奶就生了他爸一个,他妈也只生了他一个,嘉嘉,你老实和我说,你到底去见谁了,可别骗我去见什么姑妈姑姑了,你根本就没有姑妈!”

唐嘉嘉没想到还有这种后续漏洞,她一直以为她那个便宜父亲基本上相当于不知道死在那个角落了,她从小在城中村长大,在那地方,一分的八卦都能给你传成十分,可是连田婶那么八卦的人都完全不知道关于她父亲的任何事。

而且,当初唐嘉嘉的妈妈跑回家的时候已经怀孕了,包括闻老太太在内,她认识的人没有一个见过那个男人,他不仅没有出现过,连唐嘉嘉的母亲自己知道的关于他的事,也几乎都是假的。

所以,唐嘉嘉编造关于“父亲”的谎言时从没担心过,因为基本上不会被拆穿。

却没想到还有这种后续。

“奶奶,当初她来见你,附近的人都不知道?”

闻老太的声音冷冷的,“我又不傻,怎么会让其他人知道?而且她见过我一面就走了,当时被一些乡里乡亲的看到,我骗她们说那是我家的一门远房亲戚,刚好到附近就来看看我,大家也都信了。”

毕竟找来的是个女人,又不是男人,而且那女人看起来待闻老太太确实一副温柔和善的模样,还请她喝茶,没有人往闻老太太口中狗男人的原配身上去想。

唐嘉嘉沉默片刻,“好吧,不是什么姑妈,就是你口中的这个女人说要见我。”

闻老太太皱起了眉,“她见你做什么?”

其实之前唐嘉嘉说这套房子是因为她爸死了没有其他继承人才会给她,老太太心中清楚事实应该不是这样,却也没说什么。她猜想这房子大约是那个狗男人的私产,而他那位原配看来不是个坏女人,或许是她答应给唐嘉嘉的,也就没有说什么。

“奶奶你放心好了,以后都不会有什么牵扯了。”唐嘉嘉靠在闻老太太的肩膀上,“反正不管什么时候,我们家只有两口人,一个是奶奶,一个是我。”

闻老太太叹了口气,拍了拍唐嘉嘉的手,终究没有再说什么。

唐嘉嘉没再编谎话,因为她知道一个谎话回头得用一百个去圆,而且多说多错,不如什么都不说。

不过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她原以为关于她父亲的陈年旧事除了被拿来当借口和工具之外没什么好说的,现在看或许还有些后患。

“看来需要让陈宇清那边查一查。”唐嘉嘉暗自想着,查清楚后如果有不安定因素也要及早消除才行,至少不能影响到闻老太太和自己的正常生活。

当然,这些事她是不会告诉闻老太太的,而是迅速转移话题,“对了奶奶,温遇微那件事解决了吗?”

“嗯,我把事情给推了,那小微的舅母当真不是好人,我这边一推,她立刻就变了一张脸,之前还客气得很,我说不想招惹这事儿,她一下子就变得刻薄起来了。”

唐嘉嘉笑了笑,“她要是个好人,温遇微就不至于要搬回来。”

“说起这个,今天他已经搬回来了,就自个儿住在隔壁呢。”闻老太太说。

唐嘉嘉略有些惊讶,她侧耳听了听,没听到隔壁有任何声音。

“这孩子也不小了,又是个男孩儿,也该让他自个儿生活学会独立了,不然哪儿会有担当。”闻老太太说。

就他这年纪,就算没人做饭自个儿动手学起来,也没啥啊,十七岁又不是七岁。

闻老太太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要起身准备给唐嘉嘉做晚饭,这会儿她可没意识到,唐嘉嘉其实也是十七岁。

家里头的老人多半都是这样的,自家的永远都是孩子,至于别人家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奶奶,今天你就休息吧,我来做饭。”唐嘉嘉非常有眼色,按住了老太太,起身去了厨房。

她从小和闻老太太相依为命,闻老太太还要赚钱养家,烧饭做菜这种技能,唐嘉嘉早在七八岁就开始接触了,到十岁左右,就已经能做得很不错。

没办法,家里条件如此,她可没有当公主的权利,也没有矫情的命。

不过,到了首都之后,确实几乎都是老太太在做饭,主要是她闲下来了,唐嘉嘉又要上学,尽管唐嘉嘉经常帮老太太做点儿家务,但还真没怎么进过厨房。

今天她正心虚着呢,自然要好好表现。

当然,唐嘉嘉在厨艺上的天赋本来就很平平,她做菜不能说难吃,但是和美味佳肴也有点距离。

这做完了祖孙俩吃饭的时候,唐嘉嘉再一顿夸老太太做菜好吃,老太太的心情自然就好多了。

最新小说: 穿越到种田文的那些年(快穿) 地球人禁猎守则 仙凡娱乐公司 木叶之最强分遁 从漫威开始普度众生 开局一把阎魔刀 木叶之从成为鸣人开始复仇 老做奇怪的梦该如何是好 绿茵超巨星 从斗罗开始化形签到 长公主 给前夫的植物人爹爹冲喜